首页 > 财经 > 基金 |正文
听说考拉要“功能性灭绝”了?咋回习仲勋的子女简介事儿?
2019-06-09 06:01:12 | 来源:百度新闻 | 作者:

来源:the Conversation

考拉是澳大利亚的象征,但它们正面临着基因多样性减少、栖息地破坏和气候变化的威胁,最近的一份报告宣称考拉可能已经“功能性灭绝”。但是,功能性灭绝这个术语本来就包含多种意义,一些专家认为考拉的处境还没那么糟糕,报告结论会引发不必要的恐慌,甚至有政治宣传的嫌疑(报告在澳大利亚大选期间发布)。

考拉的生存确实面临着一些威胁,但由于它们种群分布非常分散,我们还需要经过更深入的研究,才能客观了解它们的生存状况。

5 月 9 日,澳大利亚考拉基金会(Australian Koala Foundation)宣布澳大利亚的考拉仅剩不到 8 万只,该物种实际上可能已经功能性灭绝(functionally extinct)。这一数字远低于最新的学术评估值,并且毫无疑问,在许多地方,考拉的种群数量都在急剧下降。

的确,很难精确计算在昆士兰、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南澳和澳大利亚首都地区到底还有多少考拉,但它们极易受到森林退化、疾病和气候变化等环境因素的威胁。一旦考拉的种群数量减少到某个临界值以下,它就不能再繁殖下一代,进而导致灭绝。

什么是“功能性灭绝”?

“功能性灭绝”这个术语常用来描述多种野生动物种群被破坏的情况。一种情况是指一个物种的种群数量已经减少到无法维持其在生态系中的正常功能。例如,有些地方的澳洲野犬的种群数量已经减少一定程度,其捕食行为几乎对猎物的种群数量没有影响,这里的澳洲野犬就被视为功能性灭绝。野狗是顶级掠食者,因此在某些生态系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相对而言,我们人畜无害的、吃树叶的考拉就不能被认为是顶级掠食者。不过,数百万年来,考拉一直是维护桉树林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吃的是桉树上层的叶片,粪便落在森林的地面上,对营养循环有重要意义。目前已知的考拉化石记录可以追溯到大约 3000 万年前,所以它可能曾是大型食肉动物的食物来源。

考拉是维持桉树林健康的重要部分。图片来源:Pixabay

功能性灭绝一词也可以用来描述一个种群已经无法生存的情况。例如在昆士兰的南港(Southport),当地的牡蛎礁床已经功能性灭绝了,因为已有超过 99% 的栖息地消失,可繁殖的个体已经不复存在。

最后,功能性灭绝还可以指一个小种群,虽然仍在繁殖,但正在遭受近亲繁殖的威胁,这可能影响到它未来的生存能力。起码据我们所知,在城市地区有一些考拉种群正遭受着这种痛苦。我们对布里斯班(Brisbane)东南 20 公里处的考拉海岸(Koala Coast)进行了遗传学研究,发现考拉种群的遗传变异正在减少。在昆士兰州东南部,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灾难性的考拉种群数量下降。我们还发现,在昆士兰和新南威尔士州的一些内陆地区,考拉数量受到了严重干旱和热浪等极端气候的影响,种群数量已经减少了 80%。

研究人员正在开展详尽的跨学科研究,努力寻找保护考拉野生种群的方法,确保它们现在和将来的生存。栖息地丧失、种群动态变化、遗传学、疾病、饮食和气候变化等问题都将是研究开展的关键领域。

在野外,究竟有多少只考拉?

考拉研究人员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之一就是:“在野外,究竟有多少只考拉?”这其实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考拉并非集中在一个地方,而是广泛分布在澳大利亚的五处城市和乡村当中,包括四个州和一个地区,并且通常很难见到。因此,要确定分布在澳大利亚东部的各个考拉种群是否已经功能性灭绝,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2016 年,为了确定这四个州考拉的种群数量变化趋势,一个由 15 名考拉专家组成的小组使用了一种结构化的方式,通过四步提问来估计考拉的生物区域种群大小及其变化。在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州,考拉数量减少的估算比例分别为 53%、26%、14% 和 3%。

这项研究发表于 2016 年 1 月,当时研究人员估计全澳大利亚考拉的总数为 32.9 万只(估计范围在 14.4 - 60.5 万只之间)。在过去三代到未来三代,考拉的种群数量平均下降了 24%。自 2012 年 5 月以来,考拉在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和澳大利亚首都地区一直被列为濒危物种,因为这些地区的考拉数量已经大幅减少,或者存在很大的灭绝风险。

在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考拉的数量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甚至在有的地方地区性灭绝。虽然考拉目前还没被全面列为濒危物种,但它们也正在面临一系列严重的威胁,例如基因多样性过低。

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已将考拉列入濒危名录,目前为止这个分类但还没有为它们带来任何已知的积极结果。事实上,最近的研究总是呈现出相反的结论。因为现在考拉面临的关键威胁仍然存在,而且很多还在持续恶化。最主要的威胁是栖息地的丧失。考拉的栖息地 (主要是桉树林地和森林)一直迅速减少,如果栖息地不能得到保护、恢复和扩大,我们真的会看到野生考拉种群“功能性灭绝”。我们知道之后会迎来什么。

责任编辑: